半糖月  

【叶乐】Neverland.00

想撸末世文想很久了。顺手撸撸叶乐呜呜呜呜吃不饱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作者中了不OOC就会死的诅咒。只有脑洞没有设定求不要计较。

想了开头想了结尾却算不出中间过程好悲催。


 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 

Neverland.00


  

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炎热的天气,何况此时不过是刚过正午。


太阳猛烈的炙烤大地,像是滚烫的黄色油彩一路从天顶倾下,把周遭一切都染上刺眼白光。无法暂时闭上躲开阳光的眼角已经沁出泪水,和着汗一起滑下脸颊...

复健小段子(07) 叶乐

哭喊着叶乐不足好几天,终于忍不住自开脑洞。

码完之后还对着七噜骄傲挺,说「这下我也是写过叶乐的人了」。

结果七噜淡定吐槽。

「这也算? 只是出现了叶&乐而已啊!」

我:「Q口Q盲生你突破华点了!!!」


玄幻古风,OOC,慎入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原本只想着,不过是顺手之劳,倒也不晓得之后会牵扯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。


蓊蓊郁郁的山林,连条正经的小道也没有,叶修挥着手中纸伞拨开挡路枝枒,挑好下脚的地方走。正一脚深一脚浅走得万分艰难,一抹红色就这...

復健小段子(06) 雙花


上班都會開一些奇怪的腦洞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張佳樂向來是個樂天的青年。

樂天,並且自我感覺良好......正面意義上的。

並不是自戀,而是盡量把事情都往好處想,往能讓自己開心的方面想。畢竟人生苦短青春轉瞬而過,幹嘛把日子過得淒風苦雨的?

當然他也不是盲目樂觀,所有的設想都要建立在現實與理智的基礎上。沒心沒肺的傻樂,對什麼都是阿Q精神,那叫傻逼。

所以,當他經過幾個禮拜的觀察後,發現那個三分頭長得有點酷酷還MAN氣四溢的傢伙,似乎在暗戀自己......這應該不是錯覺,吧?


一開始是打球的時候總覺得背後刺刺的...

復健小段子05 (韓葉)

七嚕嚕好像很喜歡韓葉所以上班摸魚時都拿來寫這個了。
我說唉我怎麼老在寫段子呢。
七嚕嚕說,因為你寫不長。

......人艱不拆啊大大。

以及我終於讓韓大大說出了標準的那句狂霸跩台詞。
蘇得我一臉呃呃呃。


※機甲paro ※專注OOC三十年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韓文清始終記得他第一次見到葉修時的情景。

模擬戰鬥過後,年輕的訓練生們三三兩兩或吵鬧或愁雲慘霧的離開。韓文清摟著自己的頭盔走在最後面,滿腦子都還是剛才訓練機上面的情景--

巨大的、足以撕裂城市的怪獸,雷達每掃一圈,代表僚機的綠點就會消失幾個。劇烈震盪之中他死抓著操縱桿,必須抓著...

復健小段子04 (韓葉)

今天心情很差所以段子不算小其實。

而且總覺得畫風不對啊......(抹臉

還是要說葉不修生日快樂嘿~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從酒館門被推開的那一刻起,他就注意到他。

磨得灰舊的風衣披在身上,背著一把傘和一把魯特琴,雖然微微駝背看著卻不是被行李壓彎而是因為懶散,那人就這樣像是抬不起腿似的,邁著拖沓的步子帶著一身塵土走進來。

那張臉也是平凡無奇的,沒什麼特點也無法讓人印象深刻,卻在撞進他眼底的瞬間,胸口像是被誰狠捶了一下。


--找到你了。


他沒來...

復健小段子03 (韓葉)

對我來講這西皮完全沒有逆的可能。(被葉韓粉打扁

文力都被朝九晚五給吃了。

還差一個半小時,弱弱說聲葉不修生日跨熱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密閉的太空衣裡,電子音滴滴答答的敲在耳際。艙外溫度,氧氣含量,夾雜著通訊的細微雜音滋滋作響。

然而最明顯的還是呼吸聲。自己的呼吸聲。在窄仄逼人的空間裡大得仿若喘息。

「--動作真慢啊。」

「囉唆。」

冷淡而堅毅的話語透過電磁波傳來,不知道為什麼聽著讓人有點想笑,彷彿身邊的無機物全都因此流動起來。


腰上的繫帶拉扯著彼此,於是兩人能活動的範...

復健小段子02 (傘修傘)

依舊炒雞短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他被拉到最高榮耀的頒獎台上,被一盞盞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聚光燈刺得幾乎要睜不開眼睛,連底下歡聲震天的觀眾席,在眩目白光裡都變得一片矇矓。

他突然感到有些似曾相識。想起在那些場館尚未禁煙,不曾露面只是靜靜坐在後台拼搏的日子裡,勝利後他總會點上一支菸,吞吐之間望著一片朦朧的白色逐漸漂浮而上--和此刻台前霧般的光暈,簡直一模一樣。

就像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介面似的。

那麼如果靠近些,再靠近些,是不是就能看見那張熟悉的微笑的臉?

「......這樣也不錯嘛。」

他用誰也聽不見的聲音嘟...

復健小段子01 (黃葉黃)

貼貼上班摸魚的產物。

點開老妹的skype視窗寫的所以短得令人髮指,總覺得不該標TAG啊看了真心虛。

然後老妹豪邁地說這篇她沒看因為她不吃黃葉黃(默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也不是日日掛懷夜夜尋思,但每逢憶起之時,腦海裡卻總是那人的身影,一襲青衫,分花拂柳而來。唇邊咬著半截草葉,笑瞇的眼裡微閃慵懶的光。

「不服便來戰!誰喊幫手誰是小狗,單挑單挑單挑單挑單挑!」

「好哇。輸了你可別哭。」

面對他滔滔江水般哇啦哇啦的挑釁,那人總是岔開腿坐在一塊大石頭上,一手支頜,話裡帶笑可有可無的應著。偶爾偏頭閃開幾粒他故意惡作劇扔出的飛石,倒...

©半糖月 Powered by LOFTER